科研服务

科研服务

系主任陶永诚接受青年时报专访

--来源:浙大金融学院投资与保险系 作者:投保系 日期:2011-11-14

 

内生驱动 破冰前行

浙江金融业十年“辉煌”与“破壁”

时报记者整理报道

  进入2012年以来,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和丽水农村金融改革试点相继推出,掀起浙江金融改革的新高潮。特别是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由国务院批准,成为浙江省的第四大国家战略项目。两个金融改革项目为什么都选择在浙江,对浙江会有怎样的影响呢?

  本报记者专访了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投资与保险系主任、浙江地方金融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陶永诚教授,请他回顾了十年来浙江金融业改革发展过程,分析了浙江金融业发展的其内在规律和浙江金融改革推出的前因后果。他认为,金融改革是浙江金融业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是浙江经济社会内生需求驱动和政策引导的互动结果。

  青年时报:过去的十年里,浙江的金融行业、金融事业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也为浙江金融业的变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应该从哪些方面去理解这些发展呢?

  陶永诚:过去十年浙江金融业的发展成果有目共睹,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概括:

  

  金融总量实现高速增长

  2001年以来,随着我国加入WTO,在外向型经济的带动下,浙江经济实现持续快速发展。与此同时,浙江的金融产业出现了更为强劲的增长。十年中,我省的经济增长速度与全国经济增长速度基本相似,2011年我省国内生产总值(GDP)是2001年的4.78倍,而全国同期4.92倍,浙江经济规模占全国的比重为6.79%。

  再看金融产业。2011年末与2001年末相比,浙江金融机构存款余额增长为6.92倍,同期全国为5.74倍,浙江金融机构存款余额占全国的比重为7.36%;浙江金融机构贷款余额增长为8.18倍,同期全国为5.18倍,占全国的比重已达9.14%,接近十分之一,也就是说,全国有近十分之一的贷款发放在浙江。同样,证券业也高速发展,2011年末全省共有境内上市公司226家,居全国第2位,累计融资2448亿元;其中中小板上市公司113家,占全国中小板上市公司总数的17.5%,居全国第2位;创业板上市公司26家,占全国创业板上市公司总数的9.25%。保险业发展相对偏慢,十年中全省保费收入相比增长5.68倍,同期全国为6.8倍,占全国的比重为6.13%,低于国民经济占全国的比重。截至2011年末,我省金融产业占第三产业的比重已达19.3%,金融产值占GDP的比重为8.46%,仅次于北京、上海列第三位,居全国省、区(不包括直辖市)首位。我省金融业的持续高速增长已使其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成为浙江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金融产业结构进一步完善

  前十年,是浙江金融改革纷呈的十年,也是浙江金融组织与金融市场体系不断丰富与完善的十年。在十年中,浙商银行成立,成为第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泰隆银行、稠州银行、民泰银行均改制为商业银行,全省共有11家城市商业银行,其中台州作为市级城市就有3家,是全国唯一。创立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财通证券、华融金融租赁等改制成立,信泰人寿、浙商保险成为具有全国牌照的在杭保险公司,浙商金汇信托重新设立。成立32家村镇银行,183家小额贷款公司,7家农村资金互助社,等等。经过十年的发展,浙江已成为集银行业、证券期货业、保险业、信托业、租赁业、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组织)等种类齐全、结构合理的现代金融组织体系。

  另外,省内金融市场也逐步发展起来。浙江产权交易所将省内各地产权交易所联合起来,建设地方资本市场大平台,成为国内第二家试点未上市股份转让市场。杭州产权交易所集物权、债权、股权、知识产权、排污权、非上市公司股权托管和信托产品及其他社会资源等交易服务于一体,成立创投中心、黄金交易中心等,打造综合性的“产权大超市”。

  作为民间资本最为发达的省份,在十年中,浙江民间资本已逐步进入金融业,初步形成了多种所有制和多种经营形式并存,结构较为合理金融产权结构。资料显示,浙江城市商业银行股权结构中,民间资本占比为77%,稠州银行、泰隆银行、台州银行、民泰银行的民资比例超过90%;浙江各类农村金融机构的民间资本占比达到97%,均处于全国最高水平。因此,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在浙江已有一定的基础。

  

  地方金融品牌逐步确立

  宁波银行于2007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成为我国首批上市的城市商业银行,浙商银行在最近全球银行业1000强中排名第279位,浙商银行、杭州银行、台州银行、泰隆银行、杭州联合银行等都在全国同类机构中处于前列。在最近的《银行家》对银行竞争力评价中,宁波银行成为“最佳城商行”,杭州银行成为“最具成长性城商行”,泰隆银行成为“最佳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城商行”。杭州联合银行成为我国最具综合竞争力的农村金融机构,永安期货在全国期货业综合排名中名列前茅,等等。银行业的“浙银品牌”、证券业的“浙江板块”、保险业的“浙江亮点”等,在国内得到大家的认同;浙商银行、浙商证券、浙商期货、浙商保险等地方金融的“浙商”系列品牌的影响力不断增强。

  十年来,浙江金融业成为全国金融业发展最快、机构类别最全、金融运行质量和效益最好、金融生态环境最佳、金融综合竞争实力最强的省份之一,浙江金融产业的十年发展有目共睹、成绩显著。

  青年时报:金融是国民经济的核心,是国民经济的血液。金融发展是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同时金融发展又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那么,浙江的金融改革,其原动力在哪里?

  陶永诚:这十年浙江金融业的发展,既是浙江经济发展、经济转型、人民生活水平提升的必然要求,又是浙江经济金融政策引导的结果。我们可以从浙江这十年经济金融形势、环境的变化与省委省政府经济金融政策的相互对接、呼应中理解其中的逻辑。

  

  发展民营经济

  为浙江金融业发展打基础

  

  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地缘、政治、历史等因素,浙江的公有经济在全国处于落后地位。改革开放后,浙江依靠其人文条件、政策优势等,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其在全国的经济地位也不断上升。21世纪以来,首先在张德江书记主政时,省委省政府积极扶持非公有制经济,积极鼓励以民营经济、中小企业为主的“百姓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家副主席、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主政期间,省委省政府推进“八八战略”,提出要进一步发挥浙江的体制机制优势、块状特色产业优势等八大优势,推进市场经济体制建设,促进制造业、新兴战略产业和文化产业等的发展。

  在这一阶段,浙江经济是以民营经济的内生发展为动力,以外向型经济为导向,以制造业为龙头,实现了省域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民营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浙江金融产业的繁荣。以银行业为核心,以浙商银行成立,泰隆银行、稠州银行、民泰银行的改制成立等为标志,银行业带动整个金融产业实现了快速扩张性发展。这些金融机构以服务于浙江民营经济、中小企业为主,以扩大金融服务的主体边界为特征,并探索出被全国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争相学习效仿的银行服务中小企业的经营模式。浙商银行的“桥隧模式”,台州银行、泰隆银行的小额贷款机制等,都在全国范围内得到推广。

  

  经济转型升级

  需要金融业的创新支持

  

  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如何进一步创新来实现持续发展?同时,经济实力的提升和居民收入的提高,带来民间资本寻求出路与民间财富追求良好的保值增值的需求。浙江“创业富民、创新强省”的两创战略就提出:加快推进地方金融改革和创新,积极稳妥地推进农村金融改革,大力发展风险投资,开展产业投资基金试点,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到国内外上市、发行债券。

  就在此时,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逐渐冲击我国经济,浙江经济首当其冲。在这场危机中,浙江人不断地反思,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大力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在2008年省金融工作会议中,赵洪祝书记提出要着力做好金融“保障、创新、防范”三篇文章,充分发挥金融引导资源配置、调节经济运行、实施宏观调控的作用,打造浙江金融业的特色优势,不断提高金融业发展水平。

  在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金融业既服务于新兴战略产业,服务于中小企业的升级换代。同时,金融产业作为现代服务业,自身就成为政策鼓励支持的对象。第三产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2008年,省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服务业的实施意见》,2011年,浙江省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服务业的若干政策意见》,都把金融业摆在重要位置。2011年,赵洪祝书记在与浙江省金融管理部门、浙金融机构负责人座谈时指出,要深化地方金融创新发展,积极发挥金融配置资源、调节经济、服务发展的功能,增强金融业综合实力、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在新的历史时期下,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和丽水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分别获批。

  青年时报:浙江金融产业经过改革开放以来的高速增长,可以说已实现了规模的扩张。在新的历史时期下,我省经济形势与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金融发展要从规模扩张向内涵发展过渡。那么,在这一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与瓶颈在哪里?

  陶永诚:在浙江金融业高速增长的同时,金融业发展中所隐含的问题不断显现,我省金融业发展逐渐进入瓶颈期,核心地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中小企业融资矛盾不能有效解决。浙江是全国中小企业最为发达的省份,中小企业也是支持我省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重要力量。当前,我省包括个体工商户在内的各类中小企业数量已突破300万户,中小企业数量(家数)占所有企业的99.1%,从业人员占91.1%。浙江在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上作了许多有益的探索,如桥隧模式、小贷模式、金融仓储,以及政府专门设立相应的发展基金和担保基金等等,但从总体上看,中小企业融资难一直无法得到很好的解决。

  

  民间资本出口不畅的问题越来越突出。这个问题又主要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如何有效地促进民间资本投入实体经济的问题。经过三十年的发展,浙江民间资本不断地积累成十分庞大的数字。2011年,在浙江省1.4万亿元的投资中,有1万亿元就来自民间资本。但同时,大量的民间资本由于体制机制等约束,不能有效地流向实体经济,大量的民间资本不能有效的资本化,在房地产、证券、期货等市场到处寻求投机机会,或在民间借贷市场逐利,产生了民营资本偏离主业、偏离实体经济等问题。二是如何有效地促进民间资本集聚,推进浙江的“四大”建设的问题。大建设需要大投入,民间资本相对较为分散,需要有好的金融平台、金融产品来把民间资本聚集起来。

  

  民间理财需求多元化与投融资渠道单一的矛盾显现。2011年,我省人均GDP为58665元,超过9000美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971元,是全国平均的1.42倍;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3071元,是全国平均的1.87倍。我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连续11年居全国第3位,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连续27年列全国第1位。浙江人收入的提高与财富的增加,带来了旺盛的理财需求。我国目前金融体系较为单一,直接融资极不发达,在证券市场不完善下,银行几乎成为老百姓公开的唯一理财渠道。在银行相对垄断及利率市场化程度低的情况下,银行产品供给与公众的理财需求存在较大的错位。

  

  民间金融的不规范问题持续加深。民间金融在浙江既是历史问题,又是现实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较好的解决。民间金融的健康发展需要有一个好的平台,能让其从地下转为地上;有一个好的体制与机制,能让其平稳运行。民间金融不能有效的阳光化、规范化,将对浙江金融业发展和经济持续转型升级都产生不利影响。

  青年时报:无论什么行业,在变革过程中,总要碰到难题。探索与突破总是必须的。浙江推进金融体制改革,是期望如何突破呢?

  陶永诚: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5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和浙江省人民政府联合下文,决定在丽水市开展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工作,并实施《丽水市农村金融改革试点总体方案》。两个方案,特别是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方案的实施,又一次将浙江金融业推到世人的眼前,推向改革的最前沿。

  改革是对问题的解答,是对现状的突破。正是浙江金融业在新一轮发展中遇到问题与瓶颈,社会各方及政府都在寻求一次新突破。可以说,浙江金融业发展所出现的问题,实际上是我国金融业在新阶段进入转型发展所出现的问题。只是浙江经济社会和金融业发展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率先进入问题密集区。温州又是浙江这辆金融“列车”的车头,是金融发展问题的聚集点。这也是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能获准设立的基本逻辑,温州探索改革的模式与路径,将为浙江省整体金融改革乃至全国金融改革提供良好示范。

  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设立,是继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舟山群岛新区、义乌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获国务院批准后,国家给予浙江的又一大支持政策,也可以说是国家对于浙江的又一大考验。温州金融改革是一个综合性的改革,《方案》中明确了十二项主要任务。温州金融改革想要突破什么?我的理解是可以归纳为以下六个方面:

  

  突破金融发展模式,探索直接融资的发展路径。温州培育发展地方资本市场,创新开发债券等直接融资产品,积极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就是要探索直接融资的有效路径,丰富“机构导向型”金融体系的内涵。

  

  突破民间融资难题,探索民间融资的规范路径。温州建立全国首家直接借贷市场——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推进民间融资阳光化,健全民间融资监测体系,探索民间融资的规范路径。

  

  突破民间资本产业化束缚,探索民间资本进入金融的路径。将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体系作为突破点,通过鼓励发展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和投资机构(企业),放宽金融机构资本准入条件等,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

  

  突破民间资本国际化投资的管束,探索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渠道。

  

  突破金融创新持续深化的限制,探索金融市场化路径。与经济转型升级相协调,金融业也需要持续地深化创新,而创新的深化要以金融市场化推进为保障。温州通过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创新、直接融资市场创新等,探索金融市场化的路径。

  

  突破金融管理职责分工,探索金融管理新体制。通过改革强化地方政府金融管理职能,提升地方金融风险防范能力,探索地方金融管理模式和我国金融管理新体制。

  另外,丽水农村金融改革是一个单项改革,是针对“三农”问题和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从金融中寻求解决方案。它更多地体现为金融创新与政策配套扶持,来构建全方位的金融保障体系,为全国的县域经济与农村金融发展提供指导。

  无论是温州的金融综合改革还是丽水的农村金融改革,实际上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是草根经济金融与上层政治的共同利益所在,是经济社会内生驱动和政策引导的结合体。

  青年时报:温州金融综合改革与丽水农村金融改革已经开启,未来十年的改革发展对浙江金融业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金融业能否适应浙江经济社会内生的金融需求,能否有效地在浙江经济转型升级中发挥核心和血液作用呢?

  陶永诚:金融业能否实现自身的转型升级,构建完善的现代金融体系,来引领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是浙江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

  在今年的浙江省第十三次党代会上,省委提出建设“物质富裕、精神富有”的现代化浙江的目标,把浙江又推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在新的历史时期下,金融业要实现自身的转型升级,三个关键词很重要:

  

  多元化。突破已有的金融体系框架,创新融资方式,特别是要大力发展多层次金融市场,实现区域金融机构、区域资本市场和区域资金直接借贷市场之间的协调发展。

  

  市场化。市场化是金融业深化改革的基本方向,也是金融改革深化的保障。应着力推进金融领域准入的市场化,推进利率市场化,深化金融产品与服务的市场化创新。

  

  合作化。推进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租赁等不同金融领域的资本合作与业务合作,推进同类金融机构之间的业务与资金合作,推进金融机构与区域金融市场之间的合作。金融合作的深化将大大提升金融服务的弹性,既可构建金融产业大平台,为“四大”建设保驾护航,也可为中小企业和“三农”经济提供全面金融服务。金融合作需要良好的合作平台,行业组织推进、政策引导等将在其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金融改革为浙江金融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金融改革并没有对未来的金融格局或模式作出限制,只要是符合经济社会的内生需求,符合金融风险管理要求,浙江就应该大胆尝试,探索出有效的改革路径,谱写金融繁荣的新篇章,引领全国金融业的改革发展。

  ●访谈嘉宾

  陶永诚

  教授,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博士研究生,现任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投资与保险系主任、浙江地方金融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浙江省“十佳”青年教师,浙江省“五星级”教师,浙江省新世纪“151”人才培养对象,中国银行业从业资格《个人理财》咨询专家,浙江省小额信贷协会培训与资格认证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玉环农村合作银行独立董事,国家级精品课程《个人理财》负责人。

  主要研究领域为浙江地方金融发展、区域经济金融合作、信贷关系等。